厉害只做外卖的小店一天能240单太赚钱了……

厉害只做外卖的小店一天能240单太赚钱了……

  送餐怎么样

  四五十家只做外卖的餐饮店聚集在一起是什么样的场景?每天上百名外卖骑手穿梭其中的张店区九级村便民农贸市场,不知不觉成了淄博一景。这些自发聚集的店铺,店面平均不到30平米,只有食物制作包装间,没有顾客吃饭的桌椅,生意却大都不错,有老板一天能接240单,最差也有100多单。

  中午11时便民农贸市场内的一家外卖餐馆前聚集了不少送餐员。 齐鲁晚报记者 巩悦悦 摄

  “老板,我的外卖做好了吗?快点儿啊,时间就是金钱!”上午11时左右,九级村便民农贸市场进入了外卖模式。近百名美团外卖骑手、饿了么外卖骑手、百度外卖骑手不断穿梭于九级村便民农贸市场内各个外卖餐馆与客户之间。

  他们几乎天天上午10点就聚集过来,三五成群凑一起,一边打牌唠嗑玩手机,一边等着接外卖订单。一位骑手说:“这边店铺集中,来订单马上配菜,拿着就走省时间。”

  记者在该便民市场看到,盖浇饭、鸡公煲、寿司、米线等经常在外卖平台上看到的店名都出现在这里。每个外卖餐馆面积都不大,里面只有食物制作包装间,没有在店内吃饭的桌椅。在其中一家外卖餐馆内,记者看到,店内两侧靠墙和中间排列的都是制作桌。桌子上放着蒸好的大米饭、土豆丝、卤肉、咸菜等食物,还有一摞摞的打包盒、一次性筷子等物品。

  餐馆里没有服务业,没有传菜生。除了厨师外,就是两三个负责包装的配餐员。一位店老板说:“我们专做外卖,都是从外卖平台接单,然后在这里制作,再把餐品交给外卖骑手就行了。这种流水线作业,速度快,能满足客户对于外卖出餐速度的要求。与我们打交道的都是外卖骑手。”外卖餐馆老板说道。

  每天上午11时左右,九级村便民农贸市场就进入了外卖模式,各个外卖餐馆都在不停接单,配餐员忙着制作打包快餐,连口水都没时间喝。而外卖骑手则不停地在外卖餐馆和客户之间奔波。

  该市场共有85间租赁房,其中52间都是外卖餐馆,目前正常营业的外卖餐馆有40家左右。

  在这里29岁的李军(化名)告诉记者,他之前开了三年实体餐馆,后来转型只做外卖店了。不用招待客人,不需要黄金地段,外卖店只需不到30个平方的店面。“实体店面积一般是外卖店的5—10倍,交房租、装修店面、添置厨房用品等方面,至少需投入25万元。而外卖餐馆租金和厨房设备等全算上,只需要两三万元即可。”李军说,以前做实体店生意一般。自做起外卖餐馆后,他赚得多了。

  “最多的时候,我的店一天能接240单,最差也能接到100多单。由于菜的品质有保障,吸引了不少回头客,有个山东理工大学的学生,一个月要了他们店90多次外卖。”他笑着说,“现在经营快一年了,除春节休息10天,其余都在工作。夏天最火热,现已逐步进入淡季。每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中午11点左右最忙。”

  李军的外卖餐馆目前有四人,一名厨师,三名配餐工人。厨师每月4000元左右,而配餐工人每月也能赚到2000元。此外,李军还在张店明清街盘下了一个店面,目前仍在装修阶段,准备今年11月份营业。

  成本低、操作简单、市场潜力大,这一系列优势促使更多人加入到了外卖餐馆的大军中。除了李军外,还有一对九零后夫妇在开外卖餐馆一年后,又在张店区另外两个地方开了两家外卖餐馆。

  外卖餐馆自发聚集在此,繁荣了市场的同时,也让市场管理人员有些苦恼。据市场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市场于2016年1月份开业。“当初计划是引进卖干货的商家,但是并没有多少粮油干货商家入驻。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就让外卖餐馆入驻了。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引进的外卖餐馆,第一批是两三家。后来渐渐就多了。今年年初的时候,两个月内进来了20余家外卖餐馆。这里的外卖餐馆就逐渐形成一定规模了。”市场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道。

  由于市场设计之初计划用来做粮油干货聚集地,下水管道设计达不到餐馆的需求,因此下水管道经常堵塞。“主管道基本上每两三个月就要疏通一次,一次需要3000元左右,一年下来疏通主管道费用1万余元。分支管道太细,人家疏通不了,我们就自己制作工具来疏通。太费人力、物力、财力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我们还改造了下水道。”

  不仅如此,该市场南边就是居民区,近的地方仅相隔不到十米。“为了环保和居民的生活,我们要求所有餐馆都安装了油烟分离器。我们还在离居民区近的地方安装了隔音板。长远打算,我们是计划将这里改造成花卉市场。”市场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道。

  14日,记者从国家统计局山东调查总队获悉,8月份,在部分鲜活食品价格强劲上涨带动下,山东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1.7%,涨幅较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人工涨价、政策影响,家政、养老、吃药都费钱随着人工费用的不断提高,全省服务项目类价格环比继续上涨,涨幅...[详细]

  14日,好消息传给济南市民:济南国际园博园将于2018年4月底前实现免费开放。这两天刚好记者高空航拍了这个大园子,空中看看看看它有多美吧。自2009年9月23日建成开放以来,济南园博园人气一直不旺,少的时候一天不到百人入园。[详细]

  9月6日,郭琪涛与鲍辉拿着原本婚礼预备买烟花爆竹的4900元钱来到烟台市希望工程基金办公室,准备资助烟台市14名家庭困难的小学生。当天,烟台市希望工程基金办公室主任谷勤海在婚礼现场为一对新人颁发了捐助证书。[详细]

  泰安一46岁地产富豪靠自学考371分上大学 初中毕业30年后梦想成线日,泰安市的山东财经大学东方学院2017级新生报到,金融管理专业迎来一位46岁“高龄”新生,他是宁阳县知名的地产商孙惠民。”孙惠民说话特别实诚,他选择报考山东财经大学东方学院,是因为离他济南的家比较近,来回方便,而且学校名称听起来比较好听。[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