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送餐员众乐乐背后的隐忧

兼职送餐员众乐乐背后的隐忧

  肯德基面试兼职失败

  昨日,记者对几家外卖平台的送餐环节进行调查探访,发现正规的自营配送员并不是送餐大军的主力,真正的主力军其实是那些兼职的众包送餐员。(10月13日《厦门日报》)

  中国人一向信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互联网下的共享经济恰恰满足了人们内心“共同奔向富裕”的愿望。你有平台,我有产品,他有劳动力,一拍即合的兼职送餐员、网约车司机,还有众多网上、线下互惠互利的经营方式,让互联网经济从不可见到可触可摸,更是走进了平常人家。

  这个局面的出现是好事,让社会资源得到进一步整合。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兼职送餐员入行门槛低到你无法想象,因缺乏有限约束机制而导致的维权难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这种经济模式的发展,制约着人们利用互联网奔向美好生活的憧憬。

  当我们将目光都投向入行简单的兼职送餐员时,将质问的眼光射向网络送餐平台时,是否又考量过这一切背后到底是发展太快,还是我们脚步太慢?事实上,共享经济的出现,对我们来说是有些猝不及防,来得太猛太烈了,但这是好现象,说明一个崭新的经济时代正被互联网带来。

  新事物的出现,总有个适应过程,面对新状况的出现,同样有关部门也要有个了解的过程。兼职送餐员的出现,就跟网约车司机出现一样,不能因招入环节简陋而一棍子打死。

  事实上,我们来看看那些正规送餐员的生活:每天运送着各类美味,却从未按时吃过饭;水涨船高的房租将他们的居住地越推越远;不断从严的要求更让他们苦不堪言……看似拿着高薪的外卖送餐员其生存现状反映着外卖O2O尴尬的处境,百度外卖、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竞争升级,监管部门的监管收严,最终都转嫁到了最底层的送餐员身上。不少送餐员已有辞职的打算,若不能做出改变,千里之堤将溃于蚁穴。

  而这种众包模式的出现,让每个市民都可能成为兼职送餐员,在自己空闲时,通过APP平台抢单配送后,取得相应报酬。又快又准地解决了外卖020送餐困境,也有效整合了社会闲散资源,发展方向应该是对的。

  互联网共享经济时代已经来临,而且势不可挡。好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量缩短适应期,将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及时梳理,从立法的角度去规范,既为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又为民众充分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种种福利提供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