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国金期货研究所所长金价创6年新高

【专家访谈】国金期货研究所所长金价创6年新高背后有三大逻辑

  网络调查兼职

  6月26日,在国金期货总部,国金期货研究所所长何宁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他表示,理解黄金期货价格波动的内在逻辑要从三个方面思考:第一是商品属性的供需逻辑,第二是金融属性的“资产价值锚定”,第三是全球性的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

  首先从消费上看,黄金的日常消费一般来说分为首饰珠宝和投资类产品,而这两种属性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消费者购买黄金之后一般都储存起来,“卖出去的黄金”很难再流通。而从供给上看,黄金的产能并没有大幅度提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国黄金协会官方网站上获得的信息显示:“在国际金价持续低迷、环保压力增大的情况下,2018年我国黄金产量出现下滑,预计为400吨左右;黄金消费持续回暖,首饰销售继续稳定增长,金条销售降幅收窄,2018年黄金消费量预计为1150吨左右;黄金市场体系日益完善,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商业银行三大机构合计黄金交易总量(单边)5.9万吨左右,同比增长约7%。”

  这是2019年1月22日,中国黄金协会在北京召开在京会长座谈会上披露的信息。

  国家外汇管理局2019年6月10发布“官方储备资产(2019)”统计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黄金储备是6161万盎司。根据2019年1月7日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黄金储备是5956万盎司。这说明从2018年12月开始,黄金储备已被连续多次增持。

  6月25日,某媒体刊发标题为《全球降息预期升温 各国央行买出“黄金牛市”》的文章中表示:“今年以来,全球各国央行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大都在增持黄金储备。截至今年4月末,全球官方黄金储备量共计34023.87吨,全球各国央行净购金量达207吨,是自2010年以来各国央行净买入黄金量的最高水平。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持续积累黄金储备,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印度今年购买黄金的数量处于领先地位。”

  何宁认为,目前世界主要货币都不能对黄金进行准确估值,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和“金本位”制度回不去的前提下,黄金有可能成为无风险资产的估值工具。

  何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黄金上涨的深层次逻辑在于“无风险资产价值锚定”。黄金之所以近期受到追捧,从工业用途的属性来说,黄金很难说有什么特别重大的应用价值,黄金的意义就是储备和“资产价值之锚”。

  美元和黄金比较起来,何宁认为,在目前的政治、经济、金融的条件下,黄金比美元更具有对无风险资产的锚定价值。

  从地缘政治因素和世界贸易体系最近一段时间来爆发的风险事件来看,目前全球范围内,投资者的避险情绪都在升温。2019年下半年将拉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序幕,特朗普会出什么牌没有人能预料,华尔街讨厌不确定性,市场焦虑情绪也推升了避险需求。何宁认为,从避险工具来看,现在没有合适的产品,美国股市、美国楼市都不是好的选择,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自然就承担了这种角色,充当了避险工具。“乱世黄金”是有道理的。

  避险资产以前还有原油作为工具,但目前的地缘政治格局下,原油背后的关系很微妙,短期内原油和黄金的背离也体现了这背后的大国博弈的逻辑,原油也不能起到避险作用,黄金可以称为“最后一道防线”。

  何宁认为,黄金价格目前是“易上难下”,只有新的“一篮子货币”体系建立起了“资产之锚”,这种情况才会得到改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