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有尊严地活图

新年有尊严地活图

  这家郑州的面馆,在去年和前年,曾吸引了无数媒体关注,包括登上过央视《新闻联播》。在全国众多正能量新闻中,其广受社会关注的要素在于:受助者不愿接受无偿捐赠,只希望通过多劳换取生存的金钱,而郑州全城怀着敬意成全了那可贵的尊严感。

  井小敏给出的转让价,8万元,少于当初盘下的价格,也在同类店面十多万元的要价下显得颇为划算。不时有人上门询问,她在其中选择了一对面容忠厚的老乡。拿到的8万元,她转手还掉了医院的欠款。

  井小敏心里不舍,那面墙上贴着关于丈夫的报道,以及两年来无数热心人留下的温暖字句。

  至此,在众媒体聚焦全城吃面’奇迹”两年后,井小敏失去了固定的生活来源。她说:“我只是不想一直欠着。生活总归是可以继续的。”

  是关注淡去、爱心远去?两年来一直接触夫妻俩的媒体人张明并不认为如此。他说,他能感受到两人在受助时的内心挣扎,所以他和朋友们是在帮助他们自救。“夫妻俩本身就是带着尊严在求助,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尊重?”

  两年来,在每一次潮水漫上来,井小敏和丈夫都必须要努力踮起脚尖,站在礁石上,抓牢最初的那一缕尊严,并顽强地坚持下去。

  当初家里不同意交往,觉得他们年龄差距大。但井小敏说:“他人好,不花言巧语,其实我们两人家庭条件都不好,也没什么好挑的。”

  李是老实人,话不多,但讲义气。她从他发小那里知道,小时候他自己拥有10元“巨款”的时候,就可以拿出9元给伙伴分着用。

  两人有一次在路上遇见一位老太太没钱无法回家,他开着电瓶车把老太太送回家。他说过:“你不对别人好,别人又怎么会对你好?”

  2008年1月19日,两人结婚。“其实选哪天都一样,快过年了,想想就结了呗。”结婚时没有钻戒,两人分别添置了平生最贵的衣服—西装500元,婚纱150元。

  婚后,两人商量摆摊赚钱。小敏提议卖烤面筋,她又觉得李刚是郑州本地人,卖烤面筋拉不下脸来,就自告奋勇:“你在家带孩子,我去。”

  每天,两人6时出门,摆摊卖烤面筋,中午11时回家,吃完午饭,晚上常至12时回家。

  在井小敏眼里,李刚烤面筋的样子“很男人”—1米74的个子往烤架后一站,两只手快速捻动签子,运筹帷幄,火候掌控精确……

  女儿嘟嘟出生,李刚“乐和了一夜”;他会经常弹着“自学成才”的吉他哄女儿玩;后来,还专门从每日挣来的一元、两元、五角纸币中挑出年代久远的、不怎么在市面上流通的,说“留给我闺女,以后会升值”。

  两人最幸福的时光,是忙完一天后躺在床上,彼此说说梦想。摆摊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他常兴奋地说:“我再好好干,让你和女儿过上好日子。”她在一旁抿嘴笑。

  摆摊事业坚持了4年,两人有了一定积蓄,想要找个铺面安定下来。2012年,李刚拿出所有的2万元,加上朋友的投资合伙开了面馆。

  在准备盘店面之时,李刚慢慢就感到腿疼。他第一次是在一家小医院检查,医生推测可能是腰椎间盘突出,直到他去大医院拍片子,才第一次听到“骨肉瘤”。井小敏在网上搜索之后,发现是骨肿瘤里“最厉害的一种”,愣了很久。

  可是钱都在面店了。穷到一分钱也拿不出来。所有的开销只能用每日的营业额去凑。

  为省钱,不在医院订饭,由井小敏每顿送饭。但是家里、店里事情多,忙不过来的时候,李刚就得饿着。

  两人唯一的矛盾是到底要不要手术。有一次,井小敏去送饭,发现李刚不见了,才知他不想手术,自己拄着拐杖跑回家了。井小敏把李刚劝回医院,说自己会想办法筹钱。

  李刚发那则广为人知的求助帖之前,没有和井小敏商量,只告诉她:“之后面店可能会忙一点。”

  “想请大家帮帮忙,最近查出得了骨肉瘤,很是沮丧,我的家庭不是很好。开了个餐馆,现在要用钱,只想在西郊居住的群友,闲暇外出吃饭时,可不可以来我家餐馆吃饭,这样我妻子会多赚一些钱。我们家还有一个小女孩(不到3岁),很困难。我在这里拜谢了!”

  可当帖子内容被广泛传播并引起媒体的注意时,来吃面的人越来越多,而面碗下渐渐出现了压着的100元。井小敏说,她感到很不习惯,其实丈夫希望的是靠劳动挣来手术费,而不是靠捐款。

  李刚当时也说:“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是不想麻烦别人。再说,我最怕别人说我炒作。”

  一家骨科医院向井小敏表示,愿意减免李刚全部手术费用。她和李刚经过商量,还是决定拒绝这家医院的提议。“医院每天有那么多病人,总不能家里有困难就个个都免掉手术费。我还有劳动能力,我能工作。”

  也有流言蜚语说面馆不再交租金了,“我不理会这些,我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

  应该建立一种有秩序的渠道,让有需要的人通过社区自下而上得到应有帮助,走有尊严的渠道

  但在丈夫疾病屡屡雪上加霜之时,井小敏也努力地权衡,什么是该接受的,以及接受多少。

  在去年4月,那时已经欠医院4万元。井小敏很急。几位志愿者想出办法,干脆拍卖一位画家当时为李刚夫妇所作的字画。

  这在井小敏心中也过意不去。“拍卖字画,我说不出口,但我实在没办法了,就同意了。”

  张明当时也参与其中。他是当地一档电台节目的主持人,也是众多关心这个家庭的志愿者中的一位。接触夫妇俩,他能体会到二人强烈的自尊。“他没有说他需要多少钱,而只是请大家吃面,要通过劳动挣来。”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主任刘克军,率先在其新浪认证微博上发布“可不可以来我家吃碗面”而帮助李刚引来无数关注与爱心。这条微博被转载近五千次,浏览超四百万。

  身为媒体人,刘克军遇到太多需要救助的对象,但他觉得李刚的真实和自尊,让观者无法不尊重。“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病人。比他病重的、可怜的、无助的、绝望的、呼天抢地的、沿街磕头的、怨天尤人的、自暴自弃的,很多很多。可从没有像李刚这样,一个男人、一位丈夫、一位父亲,用这么真实的、坦率的、怯弱的表达,直击我们的心灵,真诚得让我们无法拒绝!”

  面卡写上了感谢购买者的话,还加上一句:“稍微晚一点来吃面会更好”,因为担心小敏忙不过来。

  志愿者们原本打算印10000张,这样10元一张,可筹10万元,以支付手术费之外的额外费用。但小敏不让,她说:“手术费是6万,就够了,我不要多。”

  后来筹集的资金是60475元,张明对这个“有零有整”的数字特别敏感。虽然说好了不接受捐款,但还是有人偷偷地把钱塞过来。

  井小敏后来向医院打了8万元的欠条。但在别人问她还欠多少时,总犹豫着:“三四万吧”。

  在井的眼里,向朋友求助和接受捐款完全是两回事。在众多的帮助者中,有几位会反复被井小敏提及。像张明和刘克军等人,已经被井当成了朋友。井觉得朋友帮的是情,而不是钱。张明常常带嘟嘟和李刚一同出去,如今,李刚离去后,井会偶尔给张发信息,“哥,嘟嘟这一段特别想她爸,总是哭……”张明就会特意来把嘟嘟带去和自己的孩子一起玩。井小敏发现嘟嘟归来后,那种笑和平时的笑是不一样的。“孩子需要一个男人陪她疯,把她举过肩头。”张明说。

  张明说,自己获得的更多。“对爱情的不离不弃,对生命的坚持执着,对另一半的担当和责任,这些东西我觉得足以给我们正能量。”

  而他也觉得,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建立一种有秩序的渠道,让有需要的人通过社区的帮忙,自下而上地得到应有的帮助,比如大病医保的政策也要加强,这才能给人以真正的尊严。假如都要靠媒体呼吁、搏版面、发微博,实际在某种程度上也“绑架”了求助者。

  他清醒时,不止一次对老婆说,“等身体好了和大家一起做慈善,给社会做点贡献……”

  后来,当慢慢意识到这个愿望无法实现时,他就想捐器官。有一次,张明到医院,李刚很失望地告诉张明,自己全身癌细胞都扩散了,不能捐器官了。“不过医生说眼角膜或许还能用!”讲到这里时,他两眼放光。

  而井小敏还在努力地延长他的生命。“我已经没有幻想他能好起来,只希望他能继续支持着……就算瘸了,换骨盆了,我都无所谓……只要活着……”

  她什么偏方都试。买3元钱一只的蝎子,一下子买几百元,泡在酒里给他生吃;再难吃,他也强迫自己吃。

  最后的一段日子,他几乎常常昏迷,把女儿抱给他看,也不认识了。头发掉光,瘦骨如柴……

  她记得帮李刚签捐赠眼角膜协议时,捐献中心的人提到一个例子,有家人盖了条湿毛巾,所以眼角膜保存得很好。“既然要捐,就好好地捐。”

  医生杜晓峰来到病房目睹这一幕,心中一颤—难得有家属还能如此细心。摘完角膜,他向李刚深深三鞠躬。如今,眼角膜已帮助两位郑州市民重见光明。

  捐给郑州人,是李刚生前唯一的请求,因为他对这座“全城吃面”的城市有太多太多的感激。

  李刚离去后的第三天,河南省人民医院眼科中心在郑州同时进行了两场手术,将李刚的眼角膜移植于两位失明患者,一名是44岁何姓男子,另一名是66岁的王女士。

  去年的圣诞节,34岁的包工头汲怀明走进面馆,发现易主,怅然若失:“换老板了?”

  他已经习惯了一年来,几乎每周一次来面馆吃面。那时候,墙壁上到处都是爱心人士为李刚写的祝福语,比如,“众人的爱心没有留下你的脚步,但却温暖了一座城。一路走好!”

  但他很快回归到自己的生活,招呼朋友一起点了几个小菜,讨论起如何在年前讨回工地欠下的10万元钱。

  而张明听到转让面馆的消息没有半点吃惊。他说,爱心的施予必须是以绝对尊重受助人的尊严而进行。“她现在是位5岁孩子的母亲,没有必要因为她是李刚的遗孀,没有必要因为这里是爱心的汇集之地,就要求她必须一如既往地把面馆经营下去。那也是一种绑架。”

  当天晚上,是井小敏的女儿嘟嘟的5岁生日聚餐,十几位河南老乡选了一家餐馆团聚一桌。先是吃饭、吹蜡烛、送礼物,之后就有人闹起来,把奶油互相抹在脸上,井小敏也被糊了满面,她捂住了脸……这几乎是李刚离开后,她第一次能放声大笑、放开了去闹。

  “李刚走了以后,我妈问过我,你后悔吗?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做人、做事,我懂了很多。我一个姐妹和我说过,鞋子穿在自己脚上,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这句话很对。”

  以前,两人从不“下馆子”,不过生日,几乎不买新衣,每年回一次老家,回一次要花千把元钱,挺贵的,所以也很少回。

  “有时候,我也会羡慕人家,但是我的姐妹们也常说羡慕我。李刚体贴人,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会一声不响地把碗和衣服都洗掉。女儿半岁的时候,社会上很流行一句话—‘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在自行车后笑’。我当时看着婴儿车里的嘟嘟,就想,我肯定是宁愿在自行车后笑,不愿在宝马车里哭的。”

  井小敏说,此前丈夫有个心愿,把每年1月23日设为“免费吃面日”,以回报关心她和李刚的人们,但今年实现不了。“总有一天,我会再盘下一家面馆。”

  如何做一个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