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虚拟恋人每天20元萌妹型男任你挑图

揭秘虚拟恋人每天20元萌妹型男任你挑图

  早报讯(早报记者)“给你一个触不到的恋人,锁在手机里的女友。”最近,淘宝里一款名为“虚拟恋人”的宝贝迅速走红。该宝贝标榜着绿色聊天,只陪聊,不发照片不见面,20元一天,服务内容包括:早上叫起床、睡前道晚安、倾听烦恼、嘘寒问暖等。平时不太擅长和异性交流的“宅男”“宅女”,在“虚拟恋人”面前都大起了胆子,打情骂俏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虽然接受采访的卖家表示生意不错,不过总觉得虚拟恋人什么的真的好凄凉。有人贪恋“虚拟温柔乡”,服务结束了还苦苦追求;有人身陷“言情剧”,做一把“灰姑娘”的梦但更令人震惊的是,有的网店甚至打起色情牌,借此提供裸聊等。连日来,记者展开调查暗访,为您揭开“虚拟恋人”的神秘面纱。

  在美国电影《Her》中,一位中年离异宅男爱上了由代码生成的小姐—温柔体贴又幽默风趣,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又从不无理取闹。直到某一天,宅男发现“她”同时在和8316人联系,并与其中的641人相恋。

  何为“虚拟恋人”?一位淘宝卖家解释说:就是每天花20元-30元雇一个临时恋人,两人可以用微信、QQ、短信聊天,对方可提供服务包括早上叫起床、睡前说晚安、聆听课业抱怨及工作烦恼、给予鼓励等。

  这些看似简单的服务,却备受追捧。记者日前在淘宝中,输入“虚拟恋人”几个字,网页当即显示有四千多件宝贝,成交量上百的就有好几家。买家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虚拟恋人”的性格,女的有萝莉、御姐、病娇、邻家等风格,男的有高冷、暖男、逗比、正太、霸气等类型。售价一般在20元左右,低至1元,高的甚至几百元,还有网店推出套餐,包月500元。

  买家付款后,就有“虚拟恋人”通过短信、微信、QQ 、微博等与买家联系聊天,时间设定为24小时。在服务内容范围内,每天提供不少于15条短信(包括语音),还提供手写情书,为你唱专属情歌,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给家人打电话问候等等。

  记者随机点击进入一个出售“虚拟女友”的网店,虚拟女友的价格为陪聊一天20元。

  成功购买一次服务之后,马上就有客服和记者联系:“亲,你看过宝贝说明了吧,你想通过什么方式联系呢?”客服还问了记者的年龄和工作,以便更好地进行配对。了解清楚后,记者留下了QQ号。不久,便有一位虚拟女友添加了记者的QQ。

  “我是你的女朋友,靠近我,温暖你,我们来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吧!”一番闲聊后,这位虚拟女友开始对记者展开温柔攻势,话语逐渐暧昧起来,后来就直呼为“老公”。每次聊到没话题了,她便会找出话题来,记者没回复时,她说道:“看你都不怎么互动,发张我的照片给你看看吧。”然后就发来自己日常生活的自拍照,时而还会和记者撒撒娇,晚上睡觉前,她会说晚安,记者告诉她第二天8点打电话叫起来,她也按时打来电话:“老公,快起床啦,迟到了!”

  在聊天过程中,该女子自称是大学在校学生,北方人,课余时间兼职从事该工作。该女子表示,自己在学校已经有男朋友,男朋友也知道她在兼职做这个,但是没有什么意见,当记者问及每聊一次能赚多少钱时,该女子不愿意透露。

  “虚拟女友”大受宅男欢迎,“虚拟男友”的生意也不差。一家网店掌柜向记者推荐了该店铺卖得最火的“暖男”,价格一样是每天20元。付款过后几分钟,一个名为Bidatou的“暖男”加了记者的QQ号。

  “你好啊!”简单的问候过后,该“暖男”就称自己人在外面“晚点再聊”,之后就没了声息。当晚10时许,他在QQ上给记者发来一句“晚安”;次日早上7时12分,“暖男”又发了一句“早安”过来。之后记者问一句,他答一句,给人一种很敷衍的感觉。

  为了辨别该“暖男”是否真是男性,记者要求视频,被他拒绝了。后来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他发来一段语音,还唱了一段歌,听着果真是男性的声音。整个聊天过程,“暖男”很少主动提出话题,大多是记者问什么他答什么,感觉有点冷。虽说是可以聊24小时,但有效的聊天时间其实很少。

  “很可爱噢,我们在一起很多天了。和她在一起很开心幸福,很暖心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那种敷衍和浮夸不真实的感觉,一切真的就像身边拥有一个真实的女朋友一样。”买家越野狂飙88对“虚拟女友”很满意,并给了好评,说“女友”有时候会很逗比地笑,有时候也会把自己装成一个女汉子保护自己,也会卖萌求关心,更多的时候是一个软妹子。让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群里感到的不是忧伤和孤独,而是甜蜜和期待。

  纵观购买“虚拟恋人”服务的买家,有人把它当做是孤寂时的安慰者,有人把它当做是恋爱时的“顾问”,有人则把它当做是倾听者和陪伴者,无关风月。更有网友认为,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虚拟女友”,希望每天都能和她聊天,准备包一年,“求店主成全”。

  “有烦恼可以找父母、朋友诉说,找一个不相干的人,他(或她)也不能真正理解自己,这样有什么用?”市民戴先生对这种“虚拟恋人”的服务颇不以为然,他认为,有恋人的人何苦再买什么“虚拟恋人”,没有恋人的人大可在现实中去寻找,增加机会,这种在虚拟中寻求安慰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虚拟女友服务红火,引来不少“创业人士”跟风,网店变多了,宝贝类型也在增加,服务项目也随之递增。记者上网时意外发现,个别网店店主推出的虚拟女友,已经从纯绿色聊天升级到了可以视频聊天。服务升级,价格也自然上涨。

  记者在淘宝上搜索“手机里的女朋友,视频”,跳出了4个宝贝,记者随即选择进入了一样宝贝,宝贝上用大红字写着“本店永久宗旨:绿色聊天,概不涉黄,如果您有其他想法,请绕道!”视频价格是半小时18元或者一小时35元,并注明如果视频一小时以上,可以联系店主改价格。

  记者和该店的店主霜霜取得了联系,刚打了个招呼,霜霜又将店里声明的绿色聊天强调了一遍。随后,记者询问了视频聊天的价格,霜霜表示绿色视频半个小时18元,随后,记者追问在聊天过程中能提出什么要求,霜霜话锋一转,提供了一个自己的QQ号,让记者加其QQ私聊。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添加了霜霜的QQ,QQ资料上显示,其是一名女性,位置在山东省潍坊市。

  换QQ聊天后,之前一再强调绿色聊天的霜霜突然就变了。“你好,你说的那个要求是什么?”霜霜开始向记者发问,记者表示能否要求客服的穿衣风格,霜霜回答却说:“你是看脸还是看衣服的,有不穿衣服的你看吗?”她接着说,绿色聊天比较便宜,视频价格会贵点。记者便询问价格,她发来了一个价格表。

  记者看到,价格表上一共有三大类服务,分别是文爱、电爱和视频。而三类服务价格不一,文爱服务价格最便宜,以文字为主,语音为辅,并会送自拍图。而电爱价格是按时间算钱的,相对文爱价格较高,服务更全面。价格最高的是视频聊天了,30分钟150元,可以满足一切需求,但前提是不露脸。先付20元,可以试看一分钟。

  霜霜称,提供视频服务的是在网上招来的客服,她也没见过本人,只见过身材照。她不断跟记者推销着自己的宝贝,记者表示让其先发一张客服的照片来,被霜霜拒绝了。她表示,要先拍下宝贝,并给好评后,才能发货。

  为什么要先给好评?淘宝购物后不是都是收到货才评价的吗?霜霜解释道,淘宝对这种“非绿色”服务查得很严,所以要先给好评,以防客户在之后评价的时候说出去。“说了的话,会惊动淘宝的店小二,我的店就没了。”她说。

  宝贝标注的只有一种18元绿色聊天的类型,记者询问霜霜如何付款,随后,店主就发来了另外一个链接,是一个价格为4.99元的宝贝,她告诉记者,要拍什么类型,就按照价格拍几次就可以了。比如购买20元体验一分钟的,就拍5个宝贝。在店主发来链接的宝贝上,记者发现共累计评价7次,交易成功28次。

  记者随后离开该网店,又点击进另一样类似的虚拟女友宝贝,显示的价格是50元,其中没有宝贝详情,也没有说明服务内容,只留下了一个QQ,标注着拍前请联系QQ,但是,该宝贝的成交记录却有12个。记者试着联系卖家,可是卖家并不在线。随后,记者加了网店内留下的QQ,不用通过验证,就加进去了。QQ头像是一张性感的照片,资料里写着:“视频秀,一对一表演。”

  记者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对方便发来了一张“美女视频服务与收费列表”,服务分为ABCDE五个套餐,按照时间不同、服务不同,价格也由50元至300元不等。列表最后强调道:只接受QQ视频表演,没有出台服务。

  记者咨询对方如何付款,对方表示,在淘宝按价格不同拍下宝贝后,再开始表演,并表示,是露脸的视频。但据业内人士分析,露脸的视频裸聊就算500元也很少人会去做,更不用说50元了,所以,这有可能是一场骗局,也可能是以露脸为幌子,最后聊天时妹子都是没露脸的。

  在虚拟女友的QQ群内,群成员郑先生曾在淘宝上拍过可视频服务的虚拟女友,体验过视频服务。他告诉记者,视频服务就是裸聊。

  郑先生说,他以前有拍过虚拟女友,但是都是绿色聊天的。前几天晚上他刚好无聊,就想找个虚拟女友来陪聊下,在浏览淘宝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竟然新增了视频服务,他于是咨询店主。“店主本来还强调是绿色视频,后来就表示店里有一个客服能提供非绿色视频。”随后,郑先生花了150元拍了30分钟的视频服务。

  拍下服务不久,便有一网名为“女”的女子加了郑先生的QQ,但令郑先生郁闷的是,该女子又发了一张价格表给郑先生,表示郑先生要重新买单,郑先生称自己在淘宝网店已经买了。郁闷的郑先生随即找店主理论,店主询问情况后表示,那是新来的妹子,不知道情况,会帮郑先生换一个客服。“他说那女的是新来的,是来骗钱的,已经把她辞退了。”郑先生说,“他还告诉我,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去申请退款。”

  过了一会儿,一名网名叫“喵喵”的女子加了郑先生的QQ,她先和郑先生约定好不露脸,但会跟着郑先生的指引和他互动,准备好后,两人便开始视频聊天了。

  “那是一间小房间,后面有张床,她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坐在一张黑色的椅子上,不一会儿,她便三点全露。”郑先生说。

  在半个小时的视频聊天中,喵喵不断诱惑着郑先生。两人偶尔也会聊聊天,喵喵告诉郑先生她做这个没多久,是因为最近刚失去工作,缺钱,才来兼职做视频聊天。

  喵喵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连是哪里人都不说。郑先生尝试要求喵喵露脸,但被她拒绝了。

  半个小时过去后,喵喵便将视频关掉,结束了此次表演,并告诉郑先生下次有需要服务再联系她,然后就消失了。

  随后,店主还将郑先生拉进了一个客户群中,并称,以后郑先生来购买服务都有折扣优惠。

  “虚拟恋人提供裸聊等涉黄服务,就属违法行为了。”早报法律顾问团成员律师张传江表示,不管是什么形式,只要涉黄都是违法的,“虚拟恋人”提供裸聊服务,与一些娱乐场所提供涉黄服务性质是一样的。作为平台,淘宝审查不严,管理不到位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而直接提供违法服务的商家,则要视情节轻重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可以追求其刑事责任。”张传江说。

  他认为,买家应该要有辨别能力,不要主动购买涉黄的产品,如果对方主动提供,买家也应及时举报。同时,“虚拟恋人”通过QQ、微信甚至手机与买家进行交流,难免涉及个人隐私,他提醒广大买家,在聊天时不要透露自己的银行账户等个人信息,学会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以免被不法分子利用。

  “通过虚拟恋人提供裸聊等色情服务,涉嫌传播淫秽色情牟利罪,公安部门可立案进行打击。”泉州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案件大队大队长杜新胜介绍,表演者次数超过10次、违法所得达到5000元、会员人数达到100人,这三个条件只要其中一个符合,表演者就构成了刑事犯罪,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买家遇到这种情况,可直接拨打110举报,或者向互联网举报中心举报。”杜新胜表示。

  “虚拟恋人”的源头从何而来?很多店家都说不清,但有网友表示,这应该是“宅男文化”的一部分,在日本有本流行的漫画书就叫《虚拟女友》,早在2001年就有公司提供“虚拟女友”服务。是什么时候商家把“虚拟恋人”搬上网店?店家也说不明白。记者还了解到,许多店家刚做“虚拟恋人”服务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想却“歪打正着”。

  “一开始做虚拟恋人服务,是为了给店铺吸引一些流量。”一名卖家告诉记者,他原是卖鞋子的,刚开网店销量不好,听说有人用“虚拟恋人”增加流量,自己就尝试一下,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现在每天能接到近10单聊天服务,如今已有400多份成交记录,远超过鞋子的销量。”该店家说。

  随后,记者在网上找到了十几家提供“虚拟恋人”服务的店铺,几乎都同时经营其他产品。“我是无意中在淘宝看到这项服务,觉得挺新奇的就买了一次服务,后来就自己做。”广东一名卖家这样表示。

  “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意不好做,”店主霜霜说,她的店才开一个多礼拜,总共就接几十单,大部分是20元一天的绿色聊天。为了在竞争中生存,许多网店的“虚拟恋人”服务还扩展到陪玩游戏、陪唱歌等。而霜霜则推出了“非绿色”服务项目。

  “店里的客服大部分都是绿色文字、语音聊天的,绿色视频聊天的客服也不多,而非绿色视频(即可以视频裸聊)的客服,更是少得可怜,只有两个。而且非绿色的客服不好招,招来的有的还不听话。”霜霜说。

  客服工资怎么算?霜霜表示,按照宝贝的价格,她和客服四六分成,但是每个网店的抽成都不一样。“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美女客服,服务好客户,生意就会越来越好。”霜霜说。

  “虚拟恋人”听起来很奇葩,生意却这么红火,究竟是哪些人在消费呢?记者购买服务时,陪聊的客服就透露,客户大多是16岁到26岁的女网友,有很多是学生。

  一店主也告诉记者,购买的人以年轻人为主,刚开始来购买的宅男比较多,后来在微博上火了,很多妹子也来买,年龄都不大,都是还在念书或者刚工作的年轻人,一般都是抱着猎奇的心理。

  那么,在买家心里,这些“虚拟恋人”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记者就此随机采访了几名买家。

  小罗是个大学生,平时下课后就窝宿舍,是一个典型的“宅男”。在一次意外的情况下发现了网上有卖“虚拟女友”,专门负责陪聊,而且价格不贵,就抱着好奇的态度拍了。小罗选择了一名萝莉型的虚拟女友。

  “在不开心的时候,她会安慰我,在低落的时候,她会鼓励我。”小罗感觉挺好,仿佛就像生活中的“女友”。一次成功的体验后,小罗闲着无聊时,就会拍一个“女友”来聊天,而且会换不同风格的“女友”,有时候一聊就是一整天。“我知道是虚拟的,但和她们聊天我很轻松,很有成就感。”

  小晴是一名年轻白领,有一个相处很久的男朋友,两人感情挺好,但偶尔会争吵。有一次争吵完,小晴很郁闷,在浏览淘宝时意外发现可以购买“虚拟男友”,正在气头上的小晴就购买了一个暖男型的男友。“他懂得很多,而且很温柔,给我分析原因,不断安慰我,开导我,我心情好了很多。”小晴说,在暖男的安慰下,她很快就消气了。

  记者问小晴,她男友知不知道她找“虚拟男友”,小晴表示,男友并不知道,也不敢让男友知道,虽然是虚拟的,但还是怕男友会不开心。

  为了更好地了解陪聊者身份,记者在网上搜索“虚拟恋人”招聘,网页便跳出许多招聘网站,一家上海的淘宝店铺招聘兼职“虚拟女友”。“职位描述”中表示,主要陪客户QQ聊天,要求能接受视频的,并特别强调:视频只是普通的聊天,不违法,妹子放心。通过该帖,记者加入了一个陪聊者QQ群。

  那是一家“虚拟恋人”店铺的新人QQ群,群里都是应聘成功或正要应聘的人。QQ群有一个审核,应聘者需将自己的姓名、年龄、职业、作息时间、所属类型发给审核,还需发一段语音以及一张自拍照。记者按要求做好一切之后,审核就发了一段语音:有单联系你!

  记者看到,该群有41名成员,有男有女,来自辽宁、上海、福建、湖南等地。群互动活跃,有很多成员称已经接过一两个单,大家都在交流自己接单时的一些趣事。不少成员抱怨客人要求涉黄,问能否举报。

  从他们的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他们多数是高校学生以及上班族,也有部分是刚生完孩子的妈妈。由于平时比较清闲,所以做这个兼职。

  来自福建的小黄,自称是福州一高校大二学生,她已经接过一个单,觉得很有趣。但是由于上晚自习不能玩手机,所以对于这个兼职她也颇为头疼。而湖北的小伊则是在休产假,她说在家无聊,就想找份兼职,拿着手机聊天工作,感觉不赖。

  令记者惊讶的是,他们对自己兼职的店一无所知,只知道是陪客人聊天的“虚拟恋人”,具体服务于哪一家店铺、工资如何结算,他们均称不清楚,只知道是抽成。

  黎明大学心理学教师、国家心理咨询师叶彦琪认为,这种情况很符合年轻人猎奇的心理。现代社会人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亲人朋友间的关系容易疏离,所以内心孤独感增多。人在缺乏高质量陪伴的情况下会寻求一种有效途径去缓解孤独感。

  “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人与人的对话是无法代替真实生活里心与心的沟通,虚拟恋人毕竟是完美的倾听者,在现实中则会有各种情况,如果长期在虚拟中交友,可能会失去应对各种现实状况的能力,不利于自身发展。”叶彦琪认为,年轻人不应该将感情过度寄托在虚拟的世界中,长时间过分依赖这种虚拟朋友,会让人更加害怕现实的交往,对个人性格等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影响现实中的社交。他建议大家,还是要在现实中发展交际。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就出现过电话陪聊的业务,通过电话陪人聊天,帮助那些有疑惑的人走出困境,是现代都市心理陪护业务的一种,电话陪聊业务从最初的“电话点歌”服务开始,一直发展到“心理咨询”、“情感沟通”等业务。可谓是“虚拟恋人”的祖师爷。

  电话聊天在业务上一直受到政府部门的制约和指导,这使它在业务发展上一直比较阳光和健康地进行。但进入新世纪之后,电话聊天业务受到网络聊天的冲击,特别是一些涉灰、涉黄和涉黑的网络聊天。它们以无底限的方式占有了大部分聊天陪护市场,陪聊服务人员在工作中被“吃豆腐”是常有的事。有些陪聊公司甚至让陪聊人员单独和客人在一起,对于陪聊人员的人身安全,工作偏差放任自流,让电话陪聊服务行走在灰色地带。随着政府对网络黄赌毒的打压,电话陪聊走向衰落。

  而“虚拟恋人”业务,面对着越来越大的竞争,有的网店已经将原先标榜的绿色、健康聊天抛诸脑后,偷偷推出了文爱聊天、电爱聊天甚至是视频裸聊,虽然大多数网店还是坚持着绿色聊天服务,但是,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非绿”聊天可能越来越多,这款服务也会慢慢步电话陪聊的后尘。

  越头条赚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