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吃了3000万教训的斯坦利·克罗告诉你期货里的

让吃了3000万教训的斯坦利·克罗告诉你期货里的“KISS”小秘密

  斯坦利·克罗的座右铭是KISS。这并非是他爱谈恋爱,KISS其实是Keep It Simple,Stupid的缩写,意思就是说:务求简单,简单到不必用大脑的地步,不必迷信复杂的技术分析法。

  很多人对斯坦利·克罗能捕捉到超级大行情相当佩服,但最关心的是斯坦利·克罗是用什么分析方法入市。在讲座时我专门为此向提出了这个问题。斯坦利·克罗说,他主要是依靠技术分析法,研究大量的长期图表和季节性的周期,他的座右铭是KISS。这并非是他爱谈恋爱,KISS其实是Keep It Simple,Stupid的缩写,意思就是说:务求简单,简单到不必用大脑的地步,不必迷信复杂的技术分析法。斯坦利·克罗操作期货之所以那么成功,靠的就是这点。像古龙武侠小说里的李寻欢,简单直接且快而准的一刀封喉,比任何复杂的武功都有效,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时我向斯坦利·克罗提问,他使用的是何技术分析方法和技术参数?斯坦利·克罗介绍,他主要使用的技术分析指标,如移动平均线、DMI等,斯坦利着重介绍了移动平均线。移动平均线按数量分为单线、双线交叉、三线交叉,按计算方法分为简单、加权、指数。移动平均线在大行情时的表现比其他更为复杂和精细的操作系统要好,且简单方便。当收盘价高与移动平均线时,你就可以进场买入,反之卖出。对于任何移动平均线系统来说------不管是简单、加权还是指数的,一个十分要紧的问题是:移动平均线数要用多少天?,以及每一种不同的商品,是不是有特定的天数?斯坦利·克罗为我们介绍了1978年Frank Hochheimei 在《商品年鉴》发表的《计算机能帮你做期货交易》文章里所作十分杰出的研究成果。Frank测试过从1970年-1976年里十三种不同期货品种,每一种都用十分广泛的平均天数。从三天到七十天不等来测试,得出的结果请看前文。

  从统计结果来看,如此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在风云变幻的期货市场获取利润,它不正是KISS原则的最好见证吗?有许多期货的投资者知道其中的道理,但还是不能在期货市场上获利,原因是为何呢?斯坦利·克罗强调说:

  1.你必须对自己设定的系统(必须经过时间和实战考验)有信心,而不是依个人的情绪、偏见或一厢情愿的想法,想要超越、改进它。

  2. 你必须有耐心在场外等候系统发出的操作信号,一旦建好仓位,要有一样的耐性持仓不动,直到系统发出反转信号为止。

  4. 如何打发长线持仓是无聊时间也是能否长线持仓的关键,如前文斯坦利·克罗所用的驼鸟政策,回避在大行情中段市场最为波动剧烈时,导致紧张产生压力的情况下令判断失误,轻易平仓处场,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在1985年十月初,咖啡经过三个多月在134美分-141美分的横盘,精明的技术派投资者会看出,不管是向哪个方向突破(收市价),都会爆发一波大行情。于是下了一套指令单:价格升到141.60美分时买入,价格跌破133.40美分时卖出。在十月十日上午,12月咖啡以138.80美分开市,全天在上下三百点内震荡,最后以141.65美分收市,在这久候的的状况下,在141.60美分-141·80美分间帮客户和自己大量的买进。

  对于此持仓他自己相当安心,因为市场已突破久盘的局面,大量的空头砍仓盘会陆续涌处,下一个阻力位是1984年的160美分,如果能突破,他还会买进更多。但是他大部分的客户都对所建的仓位感到非常紧张,因为华尔街几乎所有的市场通讯和分析顾问都一致看空,其中包括一些很有名而且据说关系网很够的评论报告。但是我充耳不闻,一头做多。客户的关切,非常想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一成不变的回答总是:它是多头市场。十一月中旬,记住是十一月,又一位大客户读了一篇建议人家放空咖啡的报道,强烈要求我解释做多的理由。我知道,用简单的图表分析是听不进耳里的,对技术分析一窍不通的客户讲了也是白搭,打电话来一定是要听到某些他能了解,而且能合乎逻辑的理由。我听电话的时候,眼睛老瞧着窗外,看到的是灰冷的天空,显示一波寒流就要逼近,灵机一动,找到了所谓合乎逻辑的理由:咖啡产地天气寒冷,第一道严重的霜冬会伤害咖啡豆的生长,减少收成。这番说词合情合理,客户终于满意了,因此我决定在下次有别的客户来问,用同样的回答就可以了。

  市场确实如所料的多头走势,涨幅开始加大,后来最高升到270美分的历史最高价。接下来的那个周末,我闲着没事干,突然想到咖啡的主产地巴西、哥仑比亚在赤道以南,北半球的冬天时正是南半球的夏天。严冬……霜冬……减少收成……简直是一派胡言!但是简单的技术分析又有多少人相信呢?

  听完这个故事,笔者真是拍腿后悔莫及,如果能在早一年听到就好了。在1994年,笔者同样经历过一波更为壮观的美国咖啡行情,图形和经历相当相似,咖啡在没有消息的刺激下连续突破了88美分和100美分盘整区域,底部得到确认后,大幅度的上升,行情在130-140美分波动,笔者当时持有39手的多单,在巴西霜冬20%的咖啡树受损的消息刺激下,周一大幅度高开30多美分(6美分停板,近月没有限制,1美分=375美元/手),39手单的利润就是三百多万,面对巨额的利润很快将大部分的多单都平仓了,但是对比后来的270美分,数千万的利润真是微不足道。当时笔者在国内做境外期货消息相当闭塞,作为目前国内中散户投资者,操作的时候更应像大师一样的按照简单技术分析法去操作,在突破85美分和100美分盘整形成的大型头肩底部后及时买入持仓不动,3千万的利润也可以随手可得。

  在听斯丹利·克罗讲课的同时,我留意到他讲话的速度非常的慢,这一点印证了笔者对于长线年,克罗旅居瑞士和巴哈马,研究金融市场,并写有多册专著。1981年后他重返华尔街,并逐渐把目光移向亚洲,因为他相信二十一世纪将是亚洲的金融世纪。90年代更来到了香港后投资公司,1998年到北京担任投资顾问。他认为亚洲的交易者具有成功的潜质,很有进取心,充满勇气,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交易者。但是他们也有需要克服的缺点:当市场反转时仍倾向于固执头寸,不肯止损。看来大师的这个警告投资者要时刻铭记心中。

  用手机赚钱日入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