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为了稳定食用油价格的期货大战

一场为了稳定食用油价格的期货大战

  文案接单在哪接

  ■就在豆油期货价格一路单边上扬中,从3月4日起市场在没有任何征兆下开始狂跌,巨额财富顷刻蒸发。在这场一辈子都难得见到的大行情中,谁在做空?

  ■如果真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生产与进出口企业中粮集团在做空,那么他们的目的真的是通过打压价格来帮助政府平抑物价?

  ■谁是这波罕见暴跌行情的赢家?生产包括金龙鱼油在内的外资粮油集团正在抄底。对已获得发改委提价许可的外资油来说,提价只是个时间问题

  4月1日,国家发改委批准了外资金龙鱼食用油的提价申请Phototex/图

  3月4日一早,几个相识的豆油期货大客户集合了近4亿元资金,从北京、杭州等地满仓杀入做多。

  几乎没有理由不做多。之前一个多月,豆油期货一直单边上涨。而且各种渠道的消息,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价格还会大涨”。

  这天,豆油期货的价格突然暴跌,当天从每吨14630元的高位跌到13826元。

  大客户吴应良(化名)这天损失了一千多万,但是他根本不相信第二天还会跌下去,他认为跌到1.3万多元就到头了。

  吴手里握着近十个农产品进出口公司的经营管理权,长期做农产品进出口生意,对国内外市场了如指掌。

  当时,豆油期货价格一直低于现货价。3月4日期货价是1.4万多元,而现货价格普遍在每吨1.6万元以上。

  期货价低于现货价,这样的价格差太反常了。豆油在现货市场1.4万元都买不到,期货市场1.4万元为什么不敢买?大不了买了之后变成现货,再1.4万元卖出去。吴本人就是做农产品经销的行家,卖出去有什么难?

  于是第二天他又追加500万保证金进去。期货交易采取保证金制度,任何一个交易者必须按照其所买卖期货合约价值的一定比例(通常为5%-10%)缴纳少量资金,作为其履行期货合约的财力担保,然后才能继续期货合约的买卖。

  没想到第二天竟是一个跌停。吴应良不敢再做下去了。第三天他当机立断,退了出来。“第三天他要是还继续玩下去,就会以穿仓(不仅保证金全部亏掉,而且还倒欠期货公司的钱)收场。”一位接近吴的人士评价道。

  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中期的很多主力客户账户上到了6日都只剩下一点零头,都被打瘫了。北京中期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期货经纪公司之一。

  这次突然且反常的大跌一直持续到3月10日,连续5天(除掉中间的周六、日)。此后11-13日是震荡,14日又开始新一轮大跌,17、18日跌停,至20日才出现反弹。

  刘扬(化名)经历了整个暴跌行情。他400万入的期货,十多天的工夫做豆油就盈利一千多万,但是经过这一轮巨幅震荡行情过后他手上只剩下了300万。前后20天豆油期货一个过山车,刘扬经历了从大喜到大悲。“这样的客户比比皆是。”某期货公司高管透露。“如果接着再有2个跌停,很多小期货公司就都只能关门歇业。”一位投资者感叹。

  根据大连商品交易所公布的日成交持仓排名数据,3月4日排在持买单量前三名的是清一色的浙江期货公司:

  三家机构合计多头仓位达到30711手。5日,三家机构持买单量小幅减少341手。6日,三家机构多头仓位大幅减少至13059手。7日浙江天地多头仓位再次减少1407手,而浙江永安和浙江新华多头仓位则基本维持不变。

  4月2日,取名“独行客”的网友在文华期货论坛发帖,述说自己在浙江一家期货公司跟别人做豆油期货,几天之内从620万跌到25万的惨痛经历。“独行客”2004年8月介入期货市场,一年时间28万变成了60多万,到2007年底时资金已超过500万元。“灾难是从今年2月14日种下的。从这一天开始,疯狂的豆油让我失去了理智,仓位增加到了80%。当3月4日我在5日线附近满仓后,灾难便开始了。当我清醒过来时已是3月19日。清仓后资金还剩25万多一点。老婆被我的亏损惊得目瞪口呆。”他写道。

  而同在该论坛的网友“无仓一身轻”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独行客的经历肯定是真实的”。

  3月7日,在豆油期货暴跌3天之后,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露面。他表态,中粮集团作为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会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保证国内市场供应的同时加强价格控制力度,不得因为成本增加而减缓生产,不得因为盈利降低而减少销售。

  他说这话时正值“两会”,意义深远。中粮作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生产与进出口企业,承担着执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平抑物价的重担。

  “要是中粮3月4日之前出来说这番话,我肯定就不会买进了。”投资者王德乐向南方周末记者诉苦。王第一天买入豆油期货,经历了2个半天的大跌之后痛苦退出。

  他认为,中粮说这番话,就是表明要在期货和现货市场有所动作;3月4日和5日的突然暴跌完全就是中粮背后一手操纵的结果。很多投资者也赞成这种看法。

  根据大连商品交易所公布的日成交持仓排名数据,3月4日,中粮期货及中粮集团持卖单量分别达到 24939手和18978手,遥遥领先于其他会员,中粮系空头仓位合计为43917手,达到全部会员持买单量的48.65%。两家机构当日持卖单量分别增加81手和6828手,合计为6909手,成为市场主要的做空力量。

  随后3月5日,中粮期货及中粮集团空头仓位增加512手,6日减少1322手,7日仓位维持不变。

  至4月8日记者截稿日,豆油期货收于10766元,浙江永安多头仓位5210手,仍然排在第一,但浙江天地和浙江新华已经仓位很低。空头方面,中粮系合计持仓依然高达39427手,占空头总仓位的54.48%。

  业内流行一种对该事件的解密版本:宁高宁接到有关部门平抑物价的指示,组织了一个值得信任的、极其保密的队伍,亲自督战指挥这场“做空战”。3月3日晚他直接向操盘手下令,注入于多头主力数倍的资金,把豆油价格打下去。当天大跌之后,第二天又组织一批资金再进去,开盘就直接打到跌停。

  第二天很多期货公司就慌了,空头把多头打跌停之后,就出现了穿仓、盘中透支交易等危险情况。根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3月底,短短几天之内,上海外高桥期货经纪公司、黑龙江龙兴期货公司、海南海证期货和江苏期望期货等4家期货公司,相继被中国证监会注销了期货经纪业务许可证。“这些期货公司并不完全是因为这轮暴跌而被注销经营许可,国家也并不需要通过市场大跌来整顿期货行业,但是这次大跌确实让那些风险控制不力、经营管理能力不强的期货公司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宏源期货北京营业部总经理汤永兵说。

  宁高宁也并没有狠到真的要三板强减,或者搞垮一批期货公司。和讯期货论坛上有网友形容说,空头对待多头就像是在拷打逼供,打晕了就缓一缓,泼点凉水弄清醒了接着再打,目的是要多头一点点把钱交出来,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宁高宁领导的这一战,中粮的很多高管都不知情。知情者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数个期货公司的高管、做农产品贸易的财团在这一战中都败北而归。暴跌前夕,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向中粮的高管探听市场动向,得到的回答都是“将会大涨”的利好消息,因而在市场风向突变之际毫无心理准备。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和植物油进口国,去年进口大豆3082万吨,进口植物油数量达到830万吨。据汤永兵透露,中国第一季度大豆和各类油脂油料进口量占到了总消费量60%以上。

  中国每年用来榨取食用油的大豆消费量约为3500万吨,食用植物油年消费量在2300万吨左右,人均食用植物油脂消费量为每年16公斤,相较于美国的36公斤、香港地区的30公斤仍有较大差距。

  而生产大豆的国家主要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和中国,中国年产量大约在1800万吨,远远不够满足国内需要。汤永兵认为,中国可耕地面积是有限的,而且可耕种面积还在逐年地减少,要想突破目前的产量几乎不可能。但是国内需求却在逐步增加,只能靠进口补足,且进口量不断攀升。

  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豆和豆油稀缺的情况下,豆油现价呈上涨趋势,汤永兵认为已经高于综合物价指数。

  国家并不是通过期货市场来调控物价,更多是调控现货,在流通环节上做文章。从去年12月份在物价指数一步步走高的过程中,就不断地释放豆油库存,增加进口,采取相应的措施使物价保持平稳。

  没有办法精确确定现货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期货价格,期货毕竟是属于投资市场。但是,期货价格受现货价格的影响,现货价格是期货价格变化的基础。现货价格在宏观调控下较为平稳,期货价格却一路高涨,过高之后,得不到现货市场的支持,就成了泡沫。越吹越大,迟早要破灭。

  汤永兵认为,这就是中粮有本事能做空的理由??外部环境支持了它。“对中粮来说,如果外部的条件不是在配合它的话,它也不会去做。”汤永兵所说的外部条件,指的是国家的政策导向、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较高的价格差(期货价格被高估)、公司内部偏紧的程度等等这些方面的综合因素决定了做空有利于中粮,中粮拥有中国最多的大豆和豆油存货,当然有条件做豆油的保值。

  中粮如此大规模做空,除了平抑物价,中粮自己有没有赢利?在这个问题上,期货市场的争论很大。

  王德乐认为中粮目前的盈利是纸面的,“只要中粮平仓就会亏损。它平仓,期货价格马上上来。中粮怎么打下去的,仍旧还要怎么拉回去。”

  原因在于,作为期货定价基础的豆油现价事实上还在平稳增长,现价涨,期货价肯定会紧跟。

  据新华社消息,国家发改委4月1日表示,已受理并同意益海嘉里小包装食用植物油价的提价申请。益海集团是美国ADM集团以及世界粮油巨头新加坡丰益集团投资组建的粮油集团,是一家全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金龙鱼”、“胡姬花”等16个品牌的小包装食用油。也就是说,获批涨价的食用油产品可能涉及上述16个品牌的所有品类的产品。

  嘉里粮油在公开声明中称,之所以提请涨价是因为年初以来,国际市场食用植物油价格暴涨,该公司生产的小包装油因为纳入了临时价格干预范围,价格一直未作调整,导致小包装豆油价格倒挂,企业生产小包装豆油亏损严重。

  虽然嘉里粮油和中粮都还没有实施涨价,但是涨价的趋势勿容置疑,期货价格上涨的趋势也是必然。

  “在现在的这个价位,中粮就算是全部平仓,对期货价格的抬升也是有限的,例如在1.3万元/吨的价位上抛空,平仓的线万元/吨,价格抬升最多达到30%到40%。即使从今天开始平仓,中粮大部分的仓还都会处于盈利状况。”汤永兵说。

  另外,他认为,中粮不来做空,也会有像嘉里粮油这样的外资企业来做空。“中粮出手的根本意义在于迫使期货价格回归到一个更为理性的区间内。”汤永兵说,“如果没有人来出手校正的话,疯狂的投资者可能就把这个泡沫吹得更大,未来的风险更大。”

  现在的问题是,在吸干了巨额财富之后的豆油期货市场,谁在抄底?谁在捡便宜?“在这一轮的大跌中,便宜了那些非国营的公司,例如益海集团。”王德乐愤愤不平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益海集团占国内粮油市场份额高达40%。“这一次它进一步巩固了市场份额。”

  某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透露,这次在期货市场抄底的,就有益海集团。它要买豆油现货是每吨1.3万元左右,但买期货只要1.1万元左右。所以期货价格走低的时候,它大量吃进。

  另一方面,益海集团旗下的金龙鱼等品牌的食用油已经拿到提价许可。它没货可以少卖,但是一定会囤积居奇,在不久的将来提价。

  4月8日记者截稿日,豆油期货收于10766元,而现货价格在每吨1.12万到1.35万元之间。

  期货价低于现货价,很多投资者认为只是一时,按照市场规律,前者迟早要高于后者。

  “并不是任何政府调控手段每次都是救命稻草,调控也只能管一时。”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个人一辈子都难得见到过一次这么大的行情!像中粮这样大规模做空的做法并没有给各方带来明显的好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