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张鹰回答2018冬天能杀死病毒做投资最怕

创新工场张鹰回答2018冬天能杀死病毒做投资最怕没有变化

  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要让我们的资金使用效率显著高于同行。因为本质上讲,投资比的就是认知的不对称,如果认知上没有不对称,你可以去拉老虎机。显然在现在的情况下概率不会高,所以只能不断学习发挥学霸特质。

  在我看来,每个行业都有周期,投资行业也不例外,就像自然一样很正常。各种宏观调控,只会拉长周期或者熨平周期的波动,不会让周期不存在。从投资行业来说,今天正处于一波上升周期的尾部阶段,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之前我们经历过东南亚金融危机,经历过2000年纳斯达克崩盘,还经历过08年次贷危机,也就是十年前和二十年前的事,十年一波。

  危机往往是机遇,其实每次经济危机后,都能看到更伟大的公司诞生。今天如果大家都感觉瑟瑟发抖,更应该积极面对,因为新的经济体和新的经济点正在萌芽。坦率地说,如果没有冬天,病毒不会被杀死,得病的人会更多,所以这么看冬天绝对是一件好事。

  站在2018年年底,重点不是唱衰什么,因为唱衰在一级市场挣不到钱,无法做空。所以我们只能坚定的去做多,去努力寻找还没有被大家挖掘出来的正增长机会。在我看来,行业、人群、价值链、地域这几个方面都还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从行业层面说,我觉得增速下滑是不争的事实,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这是不健康的。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就没有机会,做投资的最怕的是没有变化,一成不变,无论是快速增长还是快速洗牌都有投资机会,越是下行越有可能出现盘整和新业态诞生的机会,我们今年反而比往年更关注汽车流通渠道的发展。

  我认为,无论多么艰难的日子,总会有创新出现,无印良品和优衣库都诞生于经济低谷期,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仔细认真的梳理并捕捉逆势增长的行业板块和企业,并着重观察高效率的各种工具。

  在人群上,更应该注重消费的分级。之前大家讨论消费是升级还是降级比较多,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对立矛盾,既有人在升级,也有人在降级。中国13亿人口中仍然会有少量的人群在做消费升级,仍然有行业在这个时代取得了高速增长,他们的收入增速远远高出经济的平均增长,所以其消费升级的欲望肯定存在。同样卖服装,你卖新品牌能赚钱,我快速帮大众品牌清库存也能赚钱,一个品类必然存在两端,分别表现的就是两种现象,一部分人在升,另一部分在降。

  从收入层面看,app赚钱中国13亿人口有很少一部分是高净值人群,中等收入群体占2亿,城镇基础消费人群和非城镇化人群分别占6亿。这四个群体中,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问题不是消费,而是资产安全、保值增值的问题。他们的消费弹性很弱,多一点钱,少一点钱,经济好一点坏一点跟他的绝对消费金额无关。因此对于激活消费,弹性大的中低收入群体更值得关注。

  让消费弹性大的人多花两百元,比让一个亿万富豪多买一辆车对经济的贡献更大。之前个税调整,有六千万人不用交个税,省下来的钱都可用于消费。

  总量在变大的城镇基础消费人群,消费价值取向在向高颜值的平价上进行转变,门店形象要好,界面体验要优化,服务要到位,还不能溢价。这就是现在的趋势,所以围绕这方面进行布局,是我们当前更关注的事。对于非城镇化人群,他们有巨大的消费力,会有下沉的机会,我们也在关注。

  而高颜值的平价,无论是高颜值的平价商场,还是高颜值的平价渠道,颜值都来自于塑造,平价则来自于高效。例如盒马、超级物种等网红业态以及便利店的体验升级都是客观存在的,取得的成效也显而易见。

  从区域层面看,中国、印度、非洲分别有13亿人口,还有东南亚有大几亿人口,无论是国内的下线市场还是国际市场,都值得关注,都有挖掘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