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六成网吧赔本赚吆喝杭州一年倒闭100家

数据显示六成网吧赔本赚吆喝杭州一年倒闭100家

  期货分时线指什么

  网吧对于大多说人来说并不陌生,曾经网吧老板是一个让人艳羡的职业,到了今天这种情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转变。这一承载着我们许多美好记忆,又被家长恨之入骨的地方,没有了往日宾客云集时的喧嚣,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安静。

  随着家用PC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国内网吧迎来了生命中的衰退期,面对天天亏损的情况,很多位于闹市区的网吧都选择了出租门面、搬迁或者转型等对策,来应对目前的困境。不少经营者都感慨现在网吧越来越难做,不断有人转行。

  来自杭州市工商局的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底,杭州在册网吧为655家,比2012年减少了100多家,减少15%左右。

  “因本人身体欠佳,不得已网吧转让,价格72万左右,房租和光纤到9月份。”王先生在网上发了一条转让消息,他的网吧在大关附近,经营了10年,面积共300平方米,每年租金13万元,有150多台电脑。网吧的转让费10万元左右,还可以谈。王先生说,现在网吧越来越难做,自己身体不好,才想到转让。在一家同城交易网站上,有关杭州网吧转让的消息有30多条,转让费普遍10~20万元左右。

  与之对照的是:在大关附近的金华路和大浒路口的一个餐饮店,也在这家网站上挂牌转让,面积只有200平米,转让费要33万元。餐饮店比网吧的转让费高了一倍多。

  如果放在10年前,网吧在杭州还是个会生金蛋的鸡,不愁没人接手。但现在,网吧的美好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001年,黄老板在学校边租了个60多平方米的房子,买了26台电脑,总投入30万元左右,开起了网吧。“那生意简直火爆得排长队,白天到黑夜,天天爆满,没有一台空机器。”他开网吧的30万元半年时间就赚了回来。

  8年前,网吧曾迎来一波炒作热。2007年前后,国家出台政策收紧网吧营业执照的审批;2008年上半年,相关管理机构发文,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办理网吧的营业执照。这导致网吧营业执照被爆炒,杭州一张网吧的营业执照转让价为70~80万元,上海更是高达120万元。但之后,国家放开了网吧执照申请限制,普通人也可以申请,这让网吧执照价格直线下跌。

  “当时有人靠炒网吧执照发了一笔,但这两年接盘的人就尝到苦日子了。”浙江顶尚信息服务连锁公司董事长王大祝说,10年前开网吧基本半年到一年肯定能回本,现在开普通网吧,三年都收不回本钱。10多年过去了,上网费还是2~3元,收入没变,但这几年房租、人工、机器、装修等都在涨。

  “前年行业里基本3成赚钱,3成持平,3成亏损,现在杭州亏损的网吧要6成以上,盈利的不到两成,大家都在过苦日子呢。”浙江沸蓝信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傅志愿说,沸蓝网吧的杭州市区直营店也从40多家降到了目前的20多家,搬迁和停业了近一半的店。

  网吧经营状况经历“过山车”式的变动,在很多大程度上源于客源的变化。不少从业者认为,电脑普及、网络发达的年代,网吧不再是人人追捧的宠儿。即便在学生的扎堆的地方,也没了往年的盛况。

  在建国路上一家网吧里,原来占据一层写字楼的网吧面积缩减到1/4楼层,边上的好位置都出租给了餐饮店和饮料店。即使面积缩小,但100多台电脑也只有三成左右的上座率,大部分的地方连灯都没有开。

  位于下沙大学城边上的一家网吧,晚上8点,上座率7成左右。记者看到,玩家基本都是年轻人,多数玩的是DOTA、英雄联盟等对战类游戏。一般来说,晚上6点到10点是网吧的黄金时间段,这4个小时的经营额往往占网吧一天收入的6成以上。

  傅志愿1998年就开始经营网吧,见证了网吧业的繁荣和衰败。他说,2004年之前,是网吧的黄金期,沸蓝网吧2003年成为全省最早一批网吧连锁企业,当时加盟费5~20万元不等,最高峰时,全省有2000多家加盟店。2005年到2008年,是网吧的平稳期,这一阶段,开网吧还是赚钱的。但2009年之后,网吧感觉整体在走下坡路,一年比一年难做。

  网吧原来的客户群主要有三类:看电影、玩游戏、聊天和看新闻。但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只要连上wifi,在家里或宿舍,打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就可以享受互联网的乐趣了,谁还会大老远地跑到网吧呢。

  下沙大学城高沙商业街原是网吧一条街,当时开着6家网吧,大学生是网吧的重要客源。自2009年学校允许学生购买电脑和安装网线后,网吧的客源下降了五成以上。原来一座难求的网吧,现在高峰期上座率只有四五成,多数都是游戏迷。

  城郊结合部和城中村也集聚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这部分人群是网吧的重要客源。刘文在一家冷库打工,以前空了总喜欢跟几个工友一起去网吧玩游戏打发时间。但现在他更多的是躺在出租房里玩电脑,或者拿着手机玩手游。刘文说,现在偶尔跟工友去网吧玩对战类端游,面对面交流,打得好吆喝几嗓子,队友不给力时,骂几句,这种感觉是在家游戏时享受不到的。

  “80后”王法林,2001年时第一次去网吧注册了QQ,觉得打开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当时网吧里的游戏都是红警、帝国、CS等单机或局域网游戏,后来传奇兴起,他经常跟舍友一起通宵泡网吧,一晚上花15元,他感慨自己大学4年的生活费一半捐给了网吧。现在家里有光纤电脑,捧个iPad就可以在床上过一天,王法林已经有几年没去过网吧。2003年左右,传奇也让网吧一座难求,有的网吧直接开辟传奇专区,一个帮会的人在一起打怪,方便交流。“网吧留下了满满的兄弟情。”有的网友表示曾在网吧连续奋战四个通宵,现在想来觉得可笑。

  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了,剩下游戏迷支撑着网吧生意。这让网吧的收益直线下降。“以前一台机器一天能有60元左右的收入,现在一台机器一天只能赚20元左右。机子空在那里,没人来,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文一西路一家网吧经营者王先生告诉记者,网吧是个高损耗行业,为了留住客人,基本上两年左右就要对网吧进行大改造,前期赚的钱又扔进去了,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只好关门改行。

  以小见大,杭州网吧所面临的现状也正式中国网吧所遭遇的危机,虽然从一开始网吧就是在各种指责声中慢慢发展而起,不过它在早期无疑是支撑游戏行业的大功臣,然而在游戏行业快速发展的今天,特别是移动游戏兴起之后,它面临的反而是生存的危机。虽然这些看起来都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作为娱乐场所之一,网吧的迅速衰退也与其经营业务的单一性脱不开关系。

  网吧的衰退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怎样挽救或者说继续生存下去是目前必须思考的问题,主攻游戏是绝大多数网吧的主要业务之一,在多数人眼中去网吧就是玩游戏的代名词,而随着家庭PC以及只能终端的普及,网吧的这一诉求点也等于作废。主营业务多样化是现在的选择之一,除了游戏还有电影、音乐、社交等等,甚至是像一些网吧一样承办一些电竞赛事,或者以某种类型游戏为主题。最基本的玩游戏诉求已经不能为他们吸引更多的客户,也就是说网吧必须从“游戏吧”的束缚中走出来,相对高端化的路线也许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之一。

  1997年~2001年。小型网吧在杭州兴起,多数电脑只有三五台,多的有几十台电脑。这一时期,网吧还属于稀缺品,属于供不应求的香饽饽,只要拿到牌照开出网吧,基本半年能回本。

  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大火事件使得国家对网吧加大了监管力度。全国网吧行业开始走向连锁化。

  2002年~2007年是网吧业的黄金五年,部分企业靠5~20万的加盟费赚得盆满钵满。一家新网吧基本1~2年能回本。

  2008年之后,家庭电脑的普及、城市化进程加快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让网吧开始盛极而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