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赚钱容易吗?镜头里多光鲜背后就有多疲惫

网红赚钱容易吗?镜头里多光鲜背后就有多疲惫

  高考季将至,不少年轻人认为如今读书不如做网红网红真那么好当,钱真那么好赚吗?钱报跟拍一位网红“小姐姐”的一天

  这两年,由于短视频网红的流行,不少年轻人有了读书不如做网红的想法。此前有媒体做调查,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是主播和网红。

  目前,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近7亿。街拍成了红起来最快的手段之一,也使得湖滨银泰IN77商圈成为国内最为著名的街拍区之一。只是最近该区域整修,街拍群体被分散到了杭城几个热门商场附近。

  做网红真那么容易吗?拍点短视频就能赚钱?钱江晚报记者跟随一位网红的脚步,看她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镜头中的光鲜背后,她有着怎样的生活。

  “眼睛睁开就是工作,公司要求、衣物搭配、外拍,回来修片、做视频、打理网店……”每天上午8点,徐晨妍就会准时醒来,长期这种生活模式,让她的生物钟很准。

  这个身形瘦高的江苏泰州90后女孩,来杭州3年,从最初的平面淘宝模特到如今的街拍达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有幸运也有努力”。

  美女街拍,可以说是目前所有短视频平台的重要流量支柱。拥有900多万粉丝的徐晨妍是极具代表性的街拍达人:粉丝群体庞大,数据流量可观。

  短视频平台上,徐晨妍身着汉服或时装,在各种国内外网红打卡地拍蹦蹦跳跳的视频,其中很多是在湖滨IN77商圈拍的。

  杭州滨江沿江的一栋LOFT酒店式公寓,房租在7000元/月左右,不少时尚街拍达人都住在这。

  敲开徐晨妍在这栋公寓的房门,门口抵着两排挤满各色服装的晾衣架,过道墙上挂满各色配包,插满鞋子的鞋架与宠物犬的笼子并排靠边,从客厅的整面落地窗望出去,是180度全揽江景。

  到处散落着的化妆品和各种配饰,加上一早过来帮忙的三名助理、网店负责人和摄影师,让公寓显得很拥挤。

  徐晨妍不停地收拾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后,她看上去有点倦意。这与她在短视频里光鲜亮丽的样子明显不同。

  她说,别人总以为我们每天拍些几十秒的短视频,就能养活自己,还能赚到很多钱。但赚钱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忙起来一整天不吃饭是常态,每天十五六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朋友没几个,社交圈都是工作,甚至担心自己是否会因熬夜修片而猝死,有时累到半夜,却睡不着,常常想要放弃……

  杭州大厦C座外,街拍摄影师甘昊瞄到一位衣着时尚的女子正朝自己走来,他迅速抄起单反相机,连拍几张后赶紧调成摄像模式,竖屏拍摄。

  数十米外,一男三女四个年轻人被另一拨摄影师“拦”下了,几位姑娘有的是萝莉风,有的是韩剧风。

  只是与其说“偶遇”,不如说是自荐——几分钟前,他们从甘昊身边来回走了三四趟,但并没有引起甘昊等摄影师的注意,于是他们跑到了相隔不远的另一拨摄影师那里自荐:“为什么你们给那个女的拍那么多,就给我们拍这么短?”

  由于IN77那条街正在整修,街拍摄影师们分流到了杭州大厦、湖滨银泰周边以及嘉里中心等商圈,但IN77还是他们最怀念的地方——人流量大、时尚达人集聚、商圈热闹、选景余地多。

  “IN77还没整修前,是街拍达人聚集地,也是拍短视频最热门的地方。”甘昊回忆着那时的“盛景”:有时街头出现一个时尚美女或帅哥时,街拍摄影师们一拥而上,几十台相机同时按快门摄影录像,被拍的人要是有点表情或动作配合,大家就更兴奋了。

  记者粗略数了数,当天下午仅是在嘉里中心小广场上,就有不下十组团队在街拍,视频中人设百变,但追求是一样的:走红。

  下午三点半,徐晨妍到了杭州大厦拍视频。甘昊和其他几名街拍摄影师也赶到了这里。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拨街拍达人在此拍摄。

  踏着最流行的音乐节奏,在五六名摄影师和助理的跟拍下,徐晨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计划好的动作,然后查看助理拍摄的视频,但没有一条满意。

  所有人都注视着坐在一旁有些情绪的徐晨妍。最后大家决定转战嘉里中心——前不久,那里刚因为街拍团队太多,有人长时间占用商场母婴室导致投诉和曝光。

  徐晨妍的人气显然更高些,她的出现很快就吸引了各色摄影师们一拥而上。她每天都要面对数十架专业相机争分夺秒般的拍摄——高曝光率对每一个街拍达人而言都意味着流量的收割与资本的流入。

  周边其他拍摄团队和街拍网红们,也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人设中,为的就是把所有的努力都凝聚到那15秒的短视频里。

  流量,就这样被一点一滴地积累,然后迅速变现,同时也带动了线下的杭州街拍行业。

  15秒,几乎是街拍模特们每条视频的时间极限,点赞量和粉丝数则代表着他们的身价。

  和徐晨妍一样,散落在杭城各处的街拍女孩们,从第一笔妆容开始,就已被笼罩在了浓厚的商业气场中。

  她们每天都需要和大量的衣物搭配,与名下网店产品同步,主要收入来源也在于此——选择与自己的人设相符,由服装厂家、公司或设计所提供的服装,选择街拍地拍摄视频,制作并在短视频里搭上销售同款服装的网页链接。之后上传,博取网络流量的同时,拿到观看者手里的真金白银。

  这样的街拍女孩的生活,正在不少城市里不断复制,一些国外女孩也来掘金。甘昊说,最近就有一个来自韩国的女生蹿红。

  这一行的竞争非常激烈——网红是最具影响力和吸金力的群体,占据金字塔顶尖,接下来才分别是街拍达人、模特和买家秀这个等级。

  杭州海玺传媒CEO周子瑜告诉记者,从商业角度来说,在短视频中看到的每一个街拍达人或网红,基本上有着精心安排。从发型、服装、配饰、鞋包、化妆品甚至手里的一杯饮料,都可能是商业植入。

  徐晨妍900多万的粉丝量,让她有了每年数千万的电商带货能力,也给她个人每年数百万的收入,她说,这让她有希望在数年之内和家人一起融入这个城市,“这大概是我能找到的最快的一条路了。”

  她说,自己舍不得买奢侈品,只希望自己存够钱,在杭州买个大一点的房子,接来老家的父母,“而且不想被人说闲话。”

  美团骑手兼职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