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请立即检讨股指期货“交易规则”

钮文新请立即检讨股指期货“交易规则”

  英语笔译兼职

  “构建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大大加强股权融资。”这是中央对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提出的基本要求。什么是有韧性?我认为就是“涨跌有序”,股市可以调整,但一定是健康调整,而不是断崖式暴跌。断崖式暴跌不是调整,而是“折了”,“折了”就不再有“韧性”,因为投资者受伤严重,只希望逃离而没有信心再进。尤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管理,最忌讳市场“折了”,而发达国家政府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救市。

  中国经济的管理者也该成熟起来,否则,股市经常会被“搞折”,而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可谓比比皆是。4月22日,A股市场突然暴跌,而且一连4天。什么原因?市场分析很多,但大多集中于三点:第一,担忧货币政策转向;第二,香港开始检查“复杂交易”,市场认为这事与“北上资金高杠杆配资”有关;第三,放松股指期货交易。

  先说对货币政策的理解。央行4月25日在国务院例行吹风会上做了一些解释,但市场并未买账。关键一句话是:货币政策过去没有放松,现在也谈不上收紧。市场不理解,货币政策没有放松,那此前的多次全面降准、定向降准是什么情况?现在没有收紧,那4月份市场利率明显高于一季度均值,又该如何解释?显然,央行这次“预期管理”并未市场释疑,反而加重市场疑惑,不仅效果欠佳,更糟糕的是:这样的说法给市场留下“我根本不用讲清原理,怎么说怎么是”的不良印象。

  在说香港查处“复杂交易”问题。说实话,具体细节我没看懂,大致意思是:一家内地金融集团的驻港机构,通过复杂的关联交易放出贷款,可能最终用于内地炒股。这事儿当然该查,但同类资金有多少?目前还看不清楚,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但我认为应当不是北上资金的主体,更不能把“A股调整导致北上资金自然回撤”说成是查处所致。其实,笔者始终认为,中国还属于发展中国家,A股市场的健康发展还需要依靠国人的智慧和力量,外资可以锦上添花,但绝不可能雪中送炭。

  关于股指期货市场的交易放松恐怕需要多说几句,因为它的“交易规则”确实存在“有利于空头的重心偏移”。第一是个老问题:现货市场T+1、期指市场T+0,这导致现货市场当年买了不能卖,但当日卖了可以买,以致大投机客完全可以在日内“做空股指,抛售现货;然后当日买回现货、对冲期指”,如此获利模式,对多空双方显然有失公平。

  第二个是个大问题:管理者在“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限制”的前提下,对投机性交易加以限制,每个账户单个合约日内监管标准仅为500手,并称之为:“监管层仍保持对日内过度交易严监管”。但直白地说,这样的做法构建了“多空更加严重地失衡”,尤其在股市相对高位时做出这样的安排,搞不好会把股市“打折”。

  大致原理是:任由机构投资者在股市高位套保,实际是大规模做空股指;这时,市场必须有相应的接盘才可以保证机构套期有效,但谁接盘?投机者被限制开仓,必然导致接盘不足,而迫使机构向下寻找接盘者。如此恶性循环,股指期货市场势必跌跌不休;如果此时投机者发现市场多头力量严重不足,势必立即加入做空。

  这不是严重问题吗?关键是管理者思路有问题。他们总希望“尽可能压制投机”而鼓励投资。但从全球情况看,期货市场投机交易一般都会占到市场总交易量的95%左右,所以期货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纯投机的市场”,它就是要通过大规模的投机去“发现价格”,而“套期保值”则是大规模投机过程中的衍生功能。换句话说,没有大规模的投机,“套期保值”谁接盘?投资者的风险又分散给谁?

  还有一个严重问题。历史地看,中国股指期货市场“投机做多的实力和规模过小,套保做空的实力和规模过大”,这当然是“极不均衡”的市场,易跌难涨是必然结果。在此,我们恳请管理者立即研究股指期货市场的均衡问题,否则误国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