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淘宝摄影师跟我们聊了聊她是如何给网红拍

一位淘宝摄影师跟我们聊了聊她是如何给网红拍照的

  沈阳小时工钟点工

  想和赖蒙敲定采访时间可不容易。她在过去的30天里,飞了12趟,去了5个国家。而这次在上海紧锣密鼓地工作4天后,她又要做回“空中飞人”,已知的飞行计划已经覆盖了接下来的15天。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穿着黑色T恤、黑色牛仔裤、黑色拖鞋式帆布鞋的赖蒙急匆匆地小跑过来,“我先点个早饭,一会儿下午还有一个拍摄。”她不带犹豫地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和一盒水果,期间不忘把跑乱了的流海拨弄整齐,动作挺熟练。

  赖蒙是个科班出身的职业摄影师,2015年毕业于成都传媒学院摄影专业。不过,她又不是那种大众认知里的传统摄影师,她个子娇小、打扮时髦、眼睛里都是鬼机灵。最近一两年,她最主要的工作是为淘宝网红店主拍摄上新照,比如她刚为“钱夫人雪梨”拍摄了两期新款图片。

  “能和雪梨合作其实特别巧,她之前合作的摄影师没有办成美国签证,于是她在朋友圈里发帖找一个有美签的摄影师,最好还要是女生,方便住宿。我一个和她是大学同学的朋友看见了,觉得我挺合适,就向她推荐了我。”赖蒙说。

  3月中旬,赖蒙就跟着雪梨的团队一起去了美国洛杉矶进行第一次拍摄。8天的时间里,她一共“抓拍”了七八千张雪梨在异国他乡“享受生活”的照片。在她的镜头里,穿着即将上架新款的雪梨“又仙又美”地出现在了洛杉矶的餐厅、超市、马路和海边,“走着不带有距离感的白富美风”。

  “一开始的一两天,拍的片子雪梨不是特别满意。那时候,压力真的非常大,因为她的淘宝后台有三四百万的粉丝,一张照片不好,就会大大影响她那一期的销量。”雪梨对于照片的要求在赖蒙看来已经属于网红界最严格的,脸的角度、腿的长度、人像在照片中出现的位置、衣服和场景的搭配她都有自己的标准,“好在后来慢慢磨合好了。而且从最后的销售成绩看效果也的确不错。”

  2014年,从成都到了杭州的一家商业摄影工作室实习后,赖蒙有短暂地开过一家淘宝女装店,走的也是网红风,不过因为实习工作忙碌,断断续续上了几次新款后,现在店铺已处于歇业状态。到了2015年,时间上更自由的她开始陆续为“卧蚕阿姨”、“管阿姨”、“王柳雯(Wiwen)”这些粉丝数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的“小型网红”们拍照,在圈子里慢慢积累了口碑和人气。

  不过,与为雪梨拍照不同,赖蒙之前与网红的合作,尤其是早期的拍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出于友情支持的目的。那些网红中有她在大一兼职做街拍网站P1的摄影师时认识的被街拍对象,也有她在曾经红火过一阵的时尚穿搭社交网站Vogue Mate(新潮朋派)上认识的网友当年,赖蒙也算是这个网站的活跃用户,粉丝过万,而她认识和关注的许多其他人气博主,之后都借着粉丝人气开了淘宝店,发展至今,成了网红。

  没有人会怀疑时至今日,网红店的竞争会有多激烈。根据媒体报道中给出的“不完全统计”,在2015年8月,淘宝上能称得红人店铺的店已经超过1000家。而在淘宝公布的2015年度“双十一”官方数据中,女装类目销售额前100名的店铺里有20家是网红店。

  与此对应地,一张美照和销量的正相关性正变得越来越高。因此,网红们对于摄影师的需求已不再是找个懂点摄影的朋友,又或是让男朋友和助理帮忙那么简单。但想要找到一个真正靠谱的网红片摄影师远比想象中的难。赖蒙在做的事算是网红店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应需求而生的新兴职业。

  “我知道她们想要什么。”赖蒙说话的时候,拿着叉子的手不自觉地比划了两下,像是在加强语气,“一张标准的网红片应该能让衣服、鞋子这些商品在网红身上生活化地出现在特定场景里,同时带着一种看似可以被轻易模仿的随意感,更重要的是拍得洋气和高级,让小女生们心生向往。”

  她看上去这么自信,很大程度上还与她知道如何实现这些想法有关。从进大学起到现在,5年多的客片写线年多的旅拍经历,让她懂得如何揣磨被拍照女 生的心理、投其所好,并知道如何让风景、道具和人像相得益彰。而自己开过淘宝店,让她已经在实践中检验过了把写真和旅拍技术运用于网红片拍摄的可行性。

  “我没想到赖蒙真的会做摄影师,”杜文将说,“我认识她是因为在人人网上看了一组她大学时期拍的胶片风旅拍照,然后联系她谈后期修片的合作。我当时以为她只是一个后期技术比较好的摄影爱好者。”

  杜文将是一名商业摄影师,在上海发展多年,平时为杂志拍摄明星大片,也会为品牌拍摄广告硬照。他深谙这个行业的运行规则,知道女性从事这个工作的难处。

  撇开这份职业对体能和精力的要求之高不说,光是在广告公司或工作室从助理熬成独当一面的摄影师所要耗费的时间,也让大多数随着年龄增长有了结婚生子安排的女性望而却步。这也是为什么行业内一直鲜见女摄影师。

  “我觉得她现在这样挺好的,有足够多的案子接,还有固定曝光的品台,能快速积累知名度,这是我那个时候不敢想象的。”他觉得女性摄影师因为网红摄影师这个职业的出现似乎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在和雪梨的合作后,赖蒙知名度大增,微博粉丝涨了不少,接到的合作邀约也比之前更多,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但她却在越来越忙碌的日程里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危机感。就像她拍过的那些网红会担心自己不再红一样,她也担心自己现在取得的事业成就不会长久。

  “我觉得我在拍网红片方面,已经很难再有很大的进步了。而我的摄影技术却在退步,这很可怕。”她的声调渐高,“我那天和助理一起看了我以前拍的写真和旅拍照片,觉得自己那时候怎么能拍得那么好,调色也那么棒,我现在都拍不出这样的片子,色感也抓得没那么好了。”

  按照赖蒙讲述的行规,摄影师需要使用手机为网红拍照,因为手机拍出的片子背景不至于太过虚化,因此更生活化,能减小照片和观众的距离感。同时,网红的片子也不需要摄影师修片,“因为只有自己才能修出最好看的自己”。

  赖蒙想到了转型。她在比较了一圈之前做过的摄影工作后将商业摄影师定为最适合自己的终极目标。同时,她也决定试试开班授课。而那个空置了许久的淘宝店,也是她转型的筹码。她说,现在已经有不少网红孵化器找到了她,只是她担心网红的标签会拖累她商业摄影师的职业发展,于是还未答应。但开班上课就不会有这些烦心事,所以会先从筹备课程开始。

  “她现在在走一个非常规的商业摄影师成长路径,当务之急是多积累一些作品,特别是一些相机拍摄的大片风的作品。就像我会觉得商业摄影师应该要尽可能在客户和自己的风格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或是在空的时候拍些自己风格的照片练手,我觉得她也应该多用相机拍照,即使工作的时候必须得用手机。”杜文将在前不久和赖蒙聚餐时,给了她这些建议。

  赖蒙清楚自己该往哪儿走,但想要在原路上刹住车不是件容易事。就好比找上门来的新客户还能回绝,但手上已经合作过多次的老朋友不好打发。就算精挑细选了最优质的客户,还会遇上淘宝大型促销活动临近时,多家客户拍照时间撞档,无暇抽身的问题。

  “我现在给自己定的时间是下半年开始,我可以停下来,把技术捡回来,把工作室管理做起来,然后教课和网店的事情也都能谈妥,淘宝拍摄这块不会放,但只做挑选过的几家,甚至就一两家。”说完,她大大吸了一口咖啡。

  赖蒙离开时,她的咖啡只喝了三分之一,水果也还剩下小半。这才想起她点餐时说的话,“哈哈,你知道的,我就是一直说着在减肥啊。”没错,她能成为网红摄影师,还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爱美的小姑娘。